【文匯報】讓丸散膏丹獲得全球通行證

  實驗室里的果德安(中)和他的研究團隊 本報記者 葉辰亮 攝

    本報記者 許琦敏 

  小傳 

  中科院上海藥物研究所中藥現代化研究中心成立于2005年,目前共有科研人員近百人,以碩士、博士為主,其中擁有博士學位的近20人,團隊成員平均年齡35歲左右。該團隊一直致力于中藥標準國際化,并努力通過中草藥研制創新藥物。 

  該團隊于2011年獲得國家技術發明二等獎,2012年獲得國家自然科學二等獎,2013年獲得中科院杰出科技成就獎。中心主任果德安先后獲得2012年美國國際植物藥科學大會首屆杰出貢獻獎、2013年美國植物藥委員會Norman R.Farnsworth卓越研究獎、2015年香港張安德中醫院國際貢獻獎和2016年美國生藥學會Varo Tyler杰出貢獻獎等國際獎項。 

  傳統中藥講究君臣佐使,這黑乎乎的丸散膏丹,究竟是否可以用現代科學的手段來解釋?這曾經是個爭論激烈的問題。 

  要讓爭論變成擲地有聲的定論,需要拿出令人信服的科學依據。2004年,果德安教授從北京大學來到中科院上海藥物研究所,并于次年組建起中藥現代化研究中心。 

  十幾年間,他帶領團隊找到了打開中藥成分黑箱的方法,為中藥成分制定指紋圖譜,團隊成員宣利江研究員還研發出丹參多酚酸鹽粉針劑等成分明確、質量可控、作用清晰、療效確切、使用安全的創新中藥。 

  2012年起,丹參、靈芝、三七等9種中國科學家制定的中藥標準進入了美國藥典,鉤藤、桔梗等十幾個中藥標準進入了歐洲藥典或論壇。果德安也成為國際上唯一在中國、美國以及歐洲三個國際主流藥典委員會同時任藥典委員的學者。 

  我們國家在《國家藥品安全十二五規劃》中提出的中藥標準主導國際標準制定的目標,正在被一步步踏實地實現。果德安說。 

   指紋圖譜讓丸散膏丹成分明確 

   川貝母、淮山藥、藏紅花……很多中藥的名字都與產地相關,這是為何?因為植物品種、種植地的土壤和氣候,都會對藥材中的有效成分產生影響。如果不能確切知道有效成分的含量,藥材的質量自然也無法得到保證。 

  藥材產地、種植方法的變動,都會引起有效成分的改變。果德安說,他們曾測過不同產地丹參中總酚酸的含量,高低可相差兩倍以上,因此,中藥標準的制定,對中藥材產業會產生巨大影響。 

  在那一碗由十幾甚至幾十種藥材熬出的湯藥中,往往存在多種有效成分相互作用。借鑒生命科學中的組學概念,果德安想出了一個創新方法:用一組或多組化學成分的組合,來識別一種中藥材,乃至一種復方中成藥。 

  每種中藥藥材都有特定的成分組合,就如一套獨特的指紋,即使藥材被加工得面目全非,一樣可以利用化學組分的指紋,將其從黑乎乎的丸散膏丹中識別出來。 

  由此,這個團隊摸索出了一整套研究方法:在測定藥材主要化學成分的同時,把藥材喂給大鼠等實驗動物吃,然后檢測哪些成分進入了血液,如何作用于體內分子……利用這套方法找到中藥的指紋圖譜,可使中藥產品也如西藥一樣,質量可控,藥效穩定。這項研究使果德安團隊獲得了2012年國家自然科學二等獎。 

  中藥標準破冰歐美藥典 

  用現代科學方法詮釋中藥,金標準是讓中藥標準被美國藥典、歐洲藥典收錄——全球有140多個國家應用美國藥品標準,而歐盟37個成員國均執行歐洲藥典藥品標準。被這兩大藥典收錄,則意味著中藥標準獲得了近乎全球市場的通行證。有了中藥成分分析方法的技術基礎,果德安團隊開始了中藥標準國際化的破冰之旅。 

  標準的背后,是一個國家在一個領域的話語權,也是市場的主導權。果德安說,此前中國學者曾提交過積雪草、穿心蓮的標準,但因為標準制訂理念與起草方式與美國藥典差別較大,最終美國藥典接納了由印度專家制定的標準。 

  應該說,國際標準制定,是一門學問。以丹參中的有效成分丹參酮含量限度的制定為例,如果限度太高,那么中國大量丹參都不能作為藥材使用,更不能出口。最終,經過各種研討與談判,美國藥典按照他們提供的大量數據,將這一標準定在了一個較低但合理的范圍。丹參標準也成為第一個由中國學者制訂的、進入美國藥典的中藥標準。 

  多年與歐美藥典委員會打交道,果德安頗有感觸,中國還需要一些外交科學家,除了在實驗室奮戰,他們通過組織國際會議、與各國科學家交流,消除相互之間的理解障礙并建立信任。這也能幫助中國的中藥研究在國際上建立起大國形象。 

  中藥復方變身現代創新藥物 

  出新藥是中藥現代化的終極使命。安全、有效、質量是藥品的三個金標準,遵此研制出的現代中藥,能夠得到市場認可。 

  丹參多酚酸鹽及其粉針劑是最為搶眼的明星。傳統丹參制劑有效成分不明,質量難以控制,團隊成員宣利江通過長期系統研究,確定了其中的有效成分。2006年丹參多酚酸鹽及其粉針劑上市后,迄今累計銷售額已超170億元,惠及千萬患者。該藥已進入中國醫院用藥前十行列。宣利江也因此獲得了2011年國家技術發明二等獎,2014年談家楨生命科學產業化獎,并于2015年入選上海市領軍人才。 

  清末古方丹七方、金代古方,都為這個團隊提供了靈感,由此研發出治療冠心病、心絞痛的丹七通脈片,以及治療糖尿病的降糖候選新藥。目前,丹七通脈片已進入臨床IIb試驗階段。 

  果德安說,讓他感動的是,這支團隊為了共同的理想凝聚在一起,不離不棄十幾年,如果當時真因不合理的科研經費使用辦法而放棄研究,那今天的成功就沒有了。他最想說的是,希望國家設計更合理的科研經費管理制度,更有利于創新項目的脫穎而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