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上觀新聞】生前和4位同事最后一面,王逸平分別說了什么|他研發的心血管藥物讓2千萬患者受益

  2018年4月11日,中科院上海藥物所研究員王逸平因病在科研工作崗位上溘然逝世,時年55歲。就在他去世前一個星期,他還對妻子說,至少還能工作10年,想再研發幾個新藥。

  生前和4位同事最后一面,王逸平又分別說了什么?解放日報·上觀新聞記者盡力去捕捉王逸平的最后時光,發現他心心念念的仍是做藥。

  站著聊了好久,那天他竟然穿了件毛衣

  時間:4月9日,去世前兩天

  地點:上海藥物所藥理樓旁的小路

  王逸平像往常一樣,一遇到宣利江研究員,就能站著聊上半天。他們是現代中藥丹參多酚酸鹽的兩位主要發明人,正努力合作想把這一藥物做成口服制劑。 “一說起做藥,王逸平總是興致很高。那天并不冷,他竟然穿了件毛衣。他患有克羅恩病25年,我是為數不多知道的人,但這個病的痛苦程度我一直不知道,他也從沒說起過?!毙貞?。

  對于藥學家而言,一生能研發出一個新藥就很了不起。做藥不同于寫論文,在頂尖學術期刊發不了的文章,還可以找影響因子更低的期刊,但一個新藥耗費數年做不出來就什么也沒有了?!拔覀冏龅⒍喾铀猁}用了13年,耐不住個中寂寞,就做不出新藥?!?/font>

  他們在上開創了多個全國第一次。比如運動平板試驗,需要冠心病、心絞痛病人通過運動來增加心臟負荷,當時醫生、病人和企業心里都沒底,哪怕出現一例病人死亡,該藥就會被一票否決?!八麄兪怯赂业?,首次在藥效學評價中大規模采用運動平板試驗?!敝锌圃涸菏筷悇P先說。曾經有一位臨床專家,之前并不看好這個藥,后來牽頭做了四期臨床,那位臨床專家真正感受到了這個藥的安全性和有效性,之后他認可這確實是一個好藥。

  為獲得丹參多酚酸鹽確切的臨床數據,在經過倫理批準后,王逸平曾以身試藥,他的話語再樸實不過,一個安全可靠的藥,就敢用到自己身上。如今,該藥已在5000多家醫院應用,2千萬心血管病人受益。

 

  已做好匯報PPT,卻未能成行

  時間:4月10日,去世前一天

  地點:上海藥物所食堂

  王逸平每天早上7時多就到單位吃早餐。這天他遇見科研處副處長李劍峰,很自然地聊起了“硫酸舒欣啶”的后續推進策略。他主持藥理研究21年的抗心律失常一類新藥“硫酸舒欣啶”,已完成二期臨床試驗,獲得了多個國家的發明專利授權。

  “他是對硫酸舒欣啶這個項目最熟悉的人,最初申請的臨床方案也是他起草的?!?李劍峰回憶,王逸平把所有的科研資料都歸類得非常整齊,甚至包括來往的郵件和技術資料等,光硫酸舒欣啶的材料他就裝了一個大柜子,合作企業需要的很多資料都是直接拿他的去復印。本來已和王逸平約好4月26日去國家藥審中心匯報硫酸舒欣啶項目,王逸平也已做好了PPT,卻未能成行。

  “抗心律失常的藥,使用不當往往會導致新的心律失常,我們在臨床實驗中發現硫酸舒欣啶沒有這一副作用,這在抗心律失常藥中是非常難得的。在美國的臨床試驗也證實了這一點?!毙靺R區中心醫院余琛教授說。

  31歲成為上海藥物所最年輕的課題組長,42歲合作研發出丹參多酚酸鹽,王逸平卻不恃資歷,始終以“出新藥”為已任,即使在人人追求發表文章的科研大環境下,也不為所動。他經常說,發表文章是名利雙收最簡單的路,但不是他要選擇的路,若是人人都挑簡單的路,做新藥這條艱難的路由誰來走?2010年,他望著地中海的滿天晚霞,曾有些動情地說,丹參多酚酸鹽已成為過去。2015年,在研究生畢業典禮上,向來低調的他,大聲地說出了他的夢想——研發的新藥能夠出現在全世界醫生的首選處方中。

 

  每次授課需站立將近4個小時

  時間:4月9日,去世前兩天

  地點:上海藥物所2018年第一次學位會上

  這天,研究生教育處處長何敏注意到,幾乎從不遲到的王逸平第一次遲到了較長時間,當時他的面色非常難看,步履也有點緩慢。盡管如此,他還是在會上發表了自己的見解:贊成提高研究生獎助學金的待遇,希望學生有更好的生活……

  王逸平長期教授上海藥物所研究生課程,經常分享自己新藥研發的經驗和感悟,很多學生上了他的藥理課后,被他的魅力所折服,至今還保留著課堂筆記?!懊看问谡n需要站立將近4個小時,如今想來對于他的身體應是一個不小的挑戰?!?/font>

  王逸平看重學生的是其是否具備創新精神,是否對科學有興趣和熱情。雖然課題組任務繁重,但王逸平一般每年只招收一名學生,也從不向所里提出增加研究生指標的要求。他常說,學生不求多,而要精細化培養。

  在學生進展不順利的時候,王逸平經常鼓勵大家,實驗室就和莊稼地一樣也有大年和小年,壓力不要太大,慢慢來。只要時刻提醒自己,堅持“再戰一個回合”,就不會被打垮。

 

  把病痛隱藏起來,把善意和溫暖留給別人

  時間:4月11日,去世當天

  地點:王逸平課題組

  就在他去世那天上午,王逸平和同事還在討論著項目方案。突然,他從椅子上站起來,輕輕嘆了一口氣?!艾F在想來,那不是嘆氣,而是痛得呻吟了一下?!?王逸平秘書趙晶回憶。

  腹部疼痛,這是王逸平寫下的病程記錄里出現最頻繁的字眼,一共出現了42次。即使是和王逸平朝夕相處的課題組同事,也很少聽到他提及自己的病情?!耙荒?65天,他360天都呆在實驗室,真的讓人難以想象,他是怎么堅持下來的?!?/font>

  王逸平習慣了把病痛隱藏起來,把善意和溫暖留給別人。在他去世后,昆明植物所的一位年輕科研人員痛惜不已打來電話,原來王逸平一直在幫助他篩選化合物,卻從未提及費用問題。王逸平向來對物質生活的要求不高,一輛汽車開了10多年,天窗漏水了也一直沒換,直到今年年初發動機也壞了,這才換了一輛新車。

  徐匯區中心醫院中心實驗室主任李水軍清楚記得,在王逸平課題組攻讀博士時,一次春游,大家走了很久,不知誰喊了一句,有水就好了。沒多久,王逸平拎著水和飲料出現了?!爸钡浆F在回憶起來,都是滿滿幸福,深深感動?!?/font>

  王逸平離開后,有700多人自發前去參加追思會。晚霞滿天時,總會有人想起他。學生們還在繼續做著未竟的課題,“這是和王老師有聯系的最后一件事,不能讓他失望?!?/font>

  王逸平最喜歡的一支舞曲是《友誼地久天長》。時光雖無情,不能倒流,但人們依然會在明日時光里記得他,長長久久。

  (文字編輯:黃海華)